【廉水流深】荷坳陳氏:傳承忠孝重家風 愛國奉獻饋鄉梓

發布日期:2019-12-30  來源:深圳晚報

  

  荷坳炮樓全貌。

  

  蘭桂書室。

  

  蘭桂書室門楣。

  

  蘭桂書室內部裝飾。

  “處于家也,可表可坊;仕于朝也,為忠為良?!边@是荷坳陳氏祖先對子孫為人處世最素樸的訓誡。八百年來,從見載于史的宋代“鹽場官”,到近代中國翻譯德國刑律的第一人,再到無數投身革命、興修學校、救護鄉鄰的仁人志士,荷坳陳氏一族群英薈萃、人才輩出。他們發揚尊師重教的優良傳統,傳承深厚的愛國主義情懷,在發展壯大自身的同時,也為這座城市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值得后人銘記。

  宋代“鹽場官”

  開辟荷坳陳氏800年基業

  在龍崗區橫崗街道荷坳社區西南面的欖冚山,有一座滿目蔥蘢的幽靜墓園,斑駁的青石墓碑上寫著“宋故監場陳公之墓”,這位“陳公”就是荷坳陳氏一族的開基祖陳康適,號監場。

  據專家考證,陳康適是寶安沙井陳朝舉第二子,既是龍崗最早見載的“鹽場官”,也是該區最早見載的歷史人物。陳康適早年隨父自南雄珠璣巷遷至東莞歸德(今寶安沙井)鹽場,任鹽場官,淳熙初年轉任歸善(今惠陽區)鹽場官,并落籍該區準賀村(今橫崗荷坳一帶)。陳康適力行敬業,忠于朝廷,政績顯赫,同時孝誠傳家,教子詩書,墾辟田園,擇地筑宇,家聲大振,荷坳陳氏漸漸興旺繁榮起來。

  陳康適去世時,人們爭相為其送葬。至今仍流傳這樣一個故事:陳康適去世后,忽遇傾盆大雨,出殯隊伍只好將尚未下葬的棺木遮蓋,奔回村子避雨。第二天天明,風和日麗,墓地出現一座“新墳”——原來棺木被螞蟻運泥掩埋了,眾人皆以為是天意使然,于是就地堆墳,因此,陳康適墓又被稱為“蟻地”。

  說起陳康適,不得不提他的父親陳朝舉。陳朝舉是理學大師朱熹的名弟子、北宋理學家陳襄的后人,也是宋淳熙年間的進士,著有《喬遷集》行世。因金兵之亂輾轉南遷,晚年從南雄珠璣巷舉家遷至沙井,膝下三子均為人正派、博學廣識。長子陳康道立足沙井,次子陳康適遷至荷坳,三子陳康運別居燕川。從此,陳氏后人落腳鵬城,他們正直清廉、忠孝重教的精神也一代代傳承下來。

  誕生翻譯德國刑律第一人

  荷坳陳氏一族名人輩出,另一位舉足輕重的傳奇人物就是陳觀海。陳觀海是近代中國最早赴德的留學生。陳觀海在德留學七年,勤奮刻苦,成績優良,精通多國外語。八國聯軍侵華后,陳觀海憤而辭去教會一切職務,一心從事翻譯、外交和教育工作。他翻譯的《德意志帝國刑律》風行一時,是最早把大陸法系的德國刑律介紹到中國的學者。

  陳觀海出生于風雨飄搖的清末,一生學貫中西而又顛沛流離,卻始終充滿著家國情懷,深深影響著陳氏族人。為了家鄉的孩子有書讀,他和夫人一生節衣縮食,晚年在荷坳捐資創辦厚德學校;面對支離破碎的祖國山河,他鞭策子女發奮圖強,把個人的發展與國家的命運緊緊相連。陳觀海一脈四代人中,先后有22人執掌教鞭,12人投筆從戎,為祖國奉獻了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

  長子陳敬光畢業于天津北洋醫學堂,一戰期間參加了赴協約國的醫療隊,北伐期間任國民革命軍軍醫,后任職于湖北宜昌醫院。解放前夕不懼戰火,毅然決定一個人留下來保護醫院,并完好無損交給政府。臨終前,他用購買公債的方式將全部財產獻給國家。幼子陳敬安早年留學德國富來堡大學,曾任清華學堂醫院院長、武漢大學醫院院長。二戰期間加入英國海軍參加對德、對日作戰,后任中山大學醫院教授,在抗日戰爭和抗美援朝期間,他毅然將一兒一女送上戰場,并把從國外帶回來的醫療儀器變賣,連同自己多年的積蓄捐給國家。

  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除了陳觀海一脈,荷坳陳氏涌現出的愛國志士不勝枚舉,包括犧牲的東江游擊隊隊員陳少平、陳其昌,參加淮海戰役的陳醮添,協助美軍顧問訓練炮兵軍官的陳志剛,成為解放軍空軍干部的陳坤勝,在抗美援朝戰場上從事通訊安全保障的陳志強……

  一村建設三座學堂教育子弟

  重視教育,是荷坳陳氏家族人才輩出的根本原因之一。陳氏歷代子孫謹記“讀書為重”的祖訓,先后建有三座學堂教育子弟:建于咸豐末年的靜安書室和厚德學校,以及建于光緒末年的蘭桂書室。其中,靜安書室和厚德學校在舊村改造過程中被拆毀,只有蘭桂書室幸運地留存下來,并于今年被龍崗區政府出資修葺。

  記者到訪時,正值蘭桂書室搶修施工期,其古樸典雅的昔日風貌仍可見一斑。匾額“蘭桂書室”四字雖已色彩凋敝,但筆鋒清雄秀麗不減當年。東西南北四方檐下,分別彩繪了梅、蘭、竹、菊,空白處書寫了蘇東坡《江城子·密州出獵》,意在勸誡陳氏子弟學習古人汪洋恣肆、明白暢達的心胸風骨。

  厚德學校雖已不見其往昔風貌,但對陳氏族人的功績更遠在蘭桂書室之上。今年85歲的荷坳村民陳輝賢向記者回憶,兒時村民子弟都在厚德學校讀書,每個年級有四到六個班,每個班少則十幾人,多則二十余人,全校師生近千人。因為厚德學校的存在,不僅荷坳村人人有書讀,周邊村子的孩子也有機會來這里讀書。如今,厚德學校雖已不在,但其影響依然留存,2019年,依托于厚德學校建立起來的荷坳小學正式更名為“厚德小學”,為牢記歷史、哺育新人繼續做出貢獻。

  荷坳社區工作站民政主任陳玉芳告訴記者,除了建設發展厚德小學,修繕保存蘭桂書室、陳康適墓、炮樓等文物建筑,荷坳村還建造了一批集自然景觀和傳統文化于一體的特色民居和現代化設施,更好地傳承和發揚陳氏家風,弘揚優秀歷史文化傳統。(許嬌蛟)

澳门银河赌场 海南环岛旅游线路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广西快三预测大小单双 今日上证指数 澳洲幸运10是属于哪个国家的 K线猎手 宁夏体彩11选五手机版 腾讯分分彩杀一码公式 暴涨股票推荐 浙江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