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水流深】挽救中華文脈 傳承家國情懷

發布日期:2019-10-24  來源:深圳晚報

白石龍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紀念館再現跌宕起伏的歷史瞬間

挽救中華文脈 傳承家國情懷

  ▲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紀念館正門。本版圖片均由楊少昆 攝

  ▲紀念館里夜渡九龍紅磡場景蠟像。

  

  10月的深圳秋高氣爽,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在孩子們天真爛漫的臉龐上閃耀跳躍。一大清早,數十名系著紅領巾、穿著白襯衣的“小小講解員”,在老師的帶領下排列得整整齊齊,將自己稚嫩的身姿定格在一座古樸寧靜的院落里。這里,就是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紀念館。穿越時空的距離,孩子們純凈無邪的笑臉與那段跌宕起伏、波瀾壯闊的歷史瞬間在這里相遇。跟隨著孩子們輕快的腳步,我們仿佛又回到了那彪炳史冊的文化名人大營救行動前夕。

  營救轉移文化民主人士

  1941年1月,“皖南事變”發生后,300多名文化和民主人士從內地撤到香港,繼續從事抗日宣傳和民主活動。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淪陷。日軍瘋狂搜捕何香凝、柳亞子、鄒韜奮、茅盾等困留在香港的文化精英和民主人士。

  時任中共中央南方局書記的周恩來急電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中共廣東黨組織和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要求務必將他們安全營救轉移到內地大后方。1942年1月,香港出現了糧食短缺和燃料匱乏,日軍下令疏散100萬市民離港返鄉。這正是營救的好時機!

  在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紀念館的3號館,布展方特別設置了一處復原場景,再現1942年1月9日晚,茅盾、鄒韜奮、戈寶權、葉以群、于伶等二十多人,在營救人員的一路引領護送下,登上了事先停泊在香港銅鑼灣避風塘碼頭的三艘疍家艇,飛快橫渡海峽,抵達九龍紅磡。

  館長朱赤介紹,日本人占領香港后,對船只控制得非常嚴格?!昂芏啻鸟R達都被拆掉了,只能靠風在海面漂泊。加上日軍經常在港口附近的海面巡邏,使得人員轉移非常困難?!彼f。中國著名文藝工作者和社會活動家夏衍后來回憶,他與司徒慧敏等一批演藝界人士從海上轉移時,突然碰到日本巡邏艇,婦女們嚇得趕緊把臉涂黑,哆哆嗦嗦地躲在角落。幸虧夏衍會講日語,謊稱同行的是生意人,才讓日本兵放松警惕,放他們北去。

  教堂成為首個避風港

  多數逃離香港的文化人士都是喬裝成返鄉難民,翻山越嶺徒步走到白石龍的。他們沿途經過荃灣、元朗、落馬洲等,蹚過深圳河,要走整整4天4夜;抵達白石龍后,還要等到夜深人靜才能悄悄潛入,而村里一座老舊的天主教堂,則成了迎接他們的首個避風港。

  茅盾在后來的回憶中也提及了這段經歷。他寫道:“我們終于登上了梅林坳,俯視山下,在茂盛的樹木中,隱約可見幾點燈火?!碑斚驅Ц嬖V他們那就是目的地,一群人歡呼雀躍起來:“到家了!到家了!”

  當時,白石龍村是寶安羊臺山抗日革命根據地的中心,而這座在戰爭中一度被廢棄的教堂也重振旗鼓,成了廣東人民抗日游擊總隊的指揮部和辦事處。如今,歷經風雨滄桑的老教堂又被改造為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紀念館的2號館。教堂由兩堵拱券結構的隔墻分為三開間,在正中的開間,五尊栩栩如生的蠟像復原了曾生、尹林平、王作堯、梁鴻鈞、楊康華研究部署大營救方案的場景。

  “戰爭歲月生活十分艱苦,被營救回來的文化人士就在教堂地板上鋪些干草,和衣而臥,最多的時候能擠30多人。第二天未拂曉,又要啟程趕往十幾公里外的羊臺山?!敝斐嗾f指著加起來僅80平方米左右的三開間說道。

  村民不顧個人安危招待“神秘客人”

  1942年1月13日傍晚,茅盾、鄒韜奮等第一批脫險的文化人士成功從水圍碼頭登陸,之后安全抵達白石龍村?!爱敃r已經被日軍掃蕩過幾次,村民家家缺吃少穿,但是營救隊和村民們還是熱情迎接了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精心準備了葷素搭配的晚餐,素是幾盤青菜,葷則是幾大盆紅燒肉?!敝斐嘟榻B到。據《曾生回憶錄》記載,茅盾嘗過飯菜后感慨萬分:“這頓飯吃得真痛快,比什么八大八小山珍海味更好,永遠也忘不了?!?/font>

  3號館有一處微縮景觀,再現了文化名人抵達深圳后藏身的“山寮招待所”。據朱館長介紹,為躲避日軍的飛機轟炸和放火燒山,曾生在羊臺山麓搭建了多處“山寮招待所”,安排文化人士分散居住。招待所的條件十分艱苦,沒有熱水洗澡,大家用溪水洗臉擦身,身上長出了虱子,彼此開玩笑說:“這是革命的蟲子”。

  大營救時期,戰士們每天的伙食標準僅為“生油五錢、菜金一角”,但是給文化人士的待遇卻翻了一番,為“生油一兩、菜金二角”。村里的男人們每天背著竹竿、稻草上山搭草寮,大姑娘小媳婦去龍華墟買米買菜,做好飯后挑到山上去?!按謇锏狞S阿婆曾告訴我,當年只知他們與抗日事業有關,就毫不猶豫地幫了忙?!睋斐嘟榻B,營救出來的文化名人滯留時間少則五天,多則三個多月?!爸挥朽u韜奮因為目標明顯住得最久。后來他的妻子和三個子女也被營救出來,一家人在羊臺山團聚?!?/font>

  2003年1月,鄒韜奮的兒子鄒家華重回白石龍看望村民,他觸景生情道:“我對這里的人民,這里的山山水水,一直深深懷著眷念之情?!比缃?,紀念館院內“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紀念館”幾個紅色大字,就是鄒家華故地重游時題寫的。

  小山村營救出200多名文化名人

  被營救的文化名人在羊臺山作短暫停留后,又分批前往惠州,最終陸續轉移至蘇北抗日根據地。整個大營救歷時11個月,200多名文化界、民主界知名人士陸續來到深圳。

  營救過程中,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和東江地區人民群眾奮不顧身,冒著硝煙,闖過日偽和國民黨頑軍的數十道封鎖線,將數百名文化民主人士安全轉移到大后方,為新中國文脈延續和文化建設做出了卓越貢獻。

  參觀路線的盡頭有一面電子墻,在殷紅色背景的襯托下,一個個黑白色肖像依次閃現。那些平凡、可親的面孔來自為這場大營救不顧生死、奔走送信、送飯療傷的英勇戰士和白石龍村民。在這場危機四伏的大營救中,無數英雄歷經艱辛,舍生忘死,中共南方工委書記張文彬遭叛徒出賣英勇犧牲,多名交通員和村民為掩護文化人士脫險,慘遭日軍屠殺……

  “在民族危亡之際,深圳人民不畏艱險,創造了勝利大營救的奇跡!”一名個頭剛剛超過玻璃展柜的小學生,正在為觀眾們鏗鏘有力地解說著。78年前,小小的白石龍村譜寫了一曲令人動容的紅色贊歌;78年后,小小的講解員們繼續傳承老一輩英雄先烈的家國情懷。

  白石龍精神薪火相傳

  今年7月1日,修葺一新的紀念館重新開放,不僅豐富了展品,升級了設施,還啟動了“小小講解員,講好紅色故事——做白石龍紅色文化傳承人”項目,經過學習培訓,30名小講解員志愿服務,吸引更多人學習和傳播紅色文化。

  近年來,類似這種傳承和發揚“白石龍精神”的活動越來越多。2015年12月,龍華區文史叢書《崢嶸歲月》卷“白石龍大營救書系”面世;2016年7月,大型現代山歌音樂劇《風雨白石龍》首次上演,將白石龍的故事從紙面搬上舞臺……

  紀念館先后被命名為“廣東省統一戰線基地”“廣東省紅色革命遺址教育基地”“深圳市黨史教育基地”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等,是目前嶺南地區收藏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史料和文物最全的專題性紀念館。2018年,紀念館被列入廣東省54處紅色革命遺址重點建設示范點。越來越多的人從這里緬懷革命先烈,解讀白石龍精神,感受紅色中國一路走來的苦難與輝煌。(許嬌蛟)

  

上一條:

下一條: 廉水流深——松元廈陳氏

澳门银河赌场 彩视播陕西快乐10分推荐 极速赛车一天多少期 河北快3开奖号码 安徽快三技巧规律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 排列7623451的逆序数 《百家乐大赢家》 斗地主玩法教程 股票涨跌行情中心 甘肃快三走势图甘肃